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向前

祝你快乐!

 
 
 

日志

 
 

【转载】个案研究中值得引起注意的几个问题  

2016-12-13 20:03:08|  分类: 教育科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个案研究中值得引起注意的几个问题

 作者:孙泽文    来源:   调研世界

 


农村政治学常常涉及个案研究的问题。但作为一种方法和手段,个案研究却被引人了诸多认识误区,可以说,个案研究是一个被人们搞混乱了的概念。本文拟对此展开论述,以期抛砖引玉。


社会科学研究注重实证,农村政治学尤其离不开实证研究。所谓实证研究,就是要求作者必须亲自进人农村社会,现场观察,实地考证。通过访谈、问卷、搜集原始档案资料等初步的调查活动,然后将这些材料或数据进行加工整理和分析,得出某些结论或引出讨论的问题。这种研究,我们就称之为实证研究。它又分两种情况,一种是集中在一个村或某一独特的社区单元,长期深人地调查,最终形成成果论著。另一种是以大面积的多个村或跨区域的村庄调查为基础,然后著成论文。前者,如黄树民所著《林村的故事》为例证,后一类,以曹锦清所著《黄河边的中国》为代表。这两类我们都可称之为实证研究,只不过一个是纯个案性的(限制在特定的较小的地理环境背景下),一个是个案集式的。象《黄河边的中国》这类个案集式的研究,我们不列为个案研究的范畴。作这样的区分,是为下面探讨的方便。

此外,除实证个案研究外,还有一种史料性的个案研究,它建立在对文献资料的全面细致的占有和把握基础上。相对作者是亲自调查得来的第一手资料而言,这种史料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在其中实际上已经包含了前人有意无意的评价成分,只能算作二手资料。以文献史料为基础,也可以建构个案文本,做出学术成果,最为典型的是孔飞力(美国)的《叫魂》。笔者为什么要将《林村的故事》和《叫魂》联系在一起,并且将它们都称之为个案研究呢?是因为它们二者之间有一种共同的特征—研究一件事或一个村,文本故事精彩、清晰,让人读后有一个完整的印象。这里就涉及到个案研究的实质或特征问题了,即它必须包含一个完整的文本故事,能给读者留下了然于胸的整体印象。支离破碎的材料,如果不经整理并进行艺术地串接,无法构架出完整而生动的文本故事,就好比一箱零部件不可能自然而然地变成一台计算机,除非它们被用某种特殊的方法装配起来一样。即使以这样的材料堆砌形成的文章,也不能称为个案研究,至少不能算作好的个案研究。由此,我们可以将个案研究分为实证个案研究和文献个案研究两种类型。

在对个案研究进行定义后,我们进一步探讨它究竟有什么意义和价值?或者说,它与理论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前些时,在笔者发出一个论坛帖子后,有人问理论到底从什么地方来?个案对理论到底有没有贡献?笔者的答复是,理论可以从对现有的理论本身的深加工中获得,也可以对诸多个案基础上的“中观理论”进行对比抽象而得出。在笔者看来,现有理论之间是存在很多空白地带的,而恰好在这些间隙地带,通过概念碰撞能够产生新的知识增量,并因此而建立起新理论体系。这是一种通过逻辑推展进行的建构,是完全的抽象论证。当然不排除间插从各种渠道引用事实材料以资佐证的可能,但主要还是从理论到理论,遵循演绎的法则。这就是通常所谓的规范研究。何谓“中观理论”,就是指在独个个案(实证)调查基础上得出的对这一个案材料所显示的问题本身的解释架构或者推理判断防询。在对一系列相关的“中观理论”,进行对比分析后,又可上升到更抽象的体系—以概念或概念体系为基础的大理论层面,从而完成理论的建构。它主要遵循归纳法这一逻辑准则。


再回到个案研究与理论之间的关系上来。笔者以为,理论与个案距离太远,理论可以解释个案,但个案却无法支撑理论。个案研究必须要有文本故事而非碎片似的材料堆积,然后在此基础上阐发议论,得出对它本身具有最佳或足够解释力的“中观理论,根本无需套用宏大的抽象层面的理论。事实上,作为一种物质载体,文本故事是必需的,故事都没有,议论从何而来,又以什么为依托?更枉谈抽象的宏大理论了。所谓故事就是要求叙事完整而富有情节,这样使人读后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或“有这么一回事”。议论则是与其紧紧相连的阐释。对个案的解释需要有“宏大理论”,知识背景,却无需上升到高度抽象的理论概括,只需对个案所描述的故事文本进行“为什么会是这样”的阐释即可。总之,用一个村(社区)的材料零散充进而不是进行文本故事建构,无法形成有说服力的论证,同时,由一个实证个案抽象出大理论,也是根本不可能的。

有人可能要问,《叫魂》里面的材料仅仅涉及到一个案例或事件,它为什么能抽象出那些最终的结论来呢?这又要回到前面提及的情形了。虽然《叫魂》讲述的只是一个案例故事,但它所引述的材料,都是前人所累积的,并且带有他们有意无意的评议,换言之,是已被加工过的二手资料,在史料里面已经涵容着相应的中观理论。因此,作者对这些二手材料进行精心构织和深人挖掘探析之后,自然而然得出了那些无可辩驳的抽象结论。也就是说,结论(理论)与文本故事之间十分契合,毫无附会之虞。

最后想谈一谈关于材料与议论的比例问题。由于个案要求材料本身的完整性和故事性,这就要求叙事与议论分析必须保持适当的比例。如果分析过多,故事的完整性与情节性就无法保证,这样的文章就不能称之为个案性的。比例适当的基本要求就是,材料铺陈完整并富有情节性(生动可读、给人以完整的具象);议论则要紧紧围绕事件本身而不能脱离它(所谓“就事论事”),同时要尽可能简洁而到位。这就需要一定的素材剪辑功力,无论什么样的叙议结构,都是如此。事实上,真正高明的作者往往在叙事时就已暗含了所要阐发的议论。在这方面,《大河移民上访的故事》及《叫魂》就是事议结合得自然、贴切、精妙的很好范例。《大河移民上访的故事》的议论部分仅对文本事件具有阐发和引申意义,放在其它地方,则绝无应用价值。《叫魂》虽也有深层推理并得出相应的抽象结论,但这些结论给人感觉却很自然到位,好象从故事到顶势流出来的一般,绝无牵强之嫌。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