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向前

祝你快乐!

 
 
 

日志

 
 

【转载】效验良方:麻果散缓解哮喘速效  

2016-12-21 16:26:49|  分类: 咳嗽怎么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录自《秘验奇珍》

(一)方源  河北中医学院张金瀛教授

(二)组成 麻黄粉、白果粉各半(以后笔者改为各4份,加朱茯神2份)

(三)制法 上述三药按比例称取,低温干燥,碾成细末过筛,贮于瓷罐内备用。

(四)主治 过敏性支气管哮喘、喘息(“息”原书作“鸣”)性支气管炎,及其他原因引起的哮喘

(五)服法 哮喘急性发作,成人一次服麻果散1.5克,开水送下(儿童酌减),3—5分钟即可见效,哮喘发作必要时可隔2—3小时加服1次,加速控制。日服3次,连用3—5天。

(六)副反应 麻果散对平息支气管哮喘,有立竿见影之效.唯麻黄有兴奋中枢和利尿用,故服药后普遍表现兴奋、尿多、失眠,笔者加用朱茯神镇静安神,以拮抗其兴奋。

(七)方义 麻黄:辛温,宣肺平喘;白果:苦平,入肺经,敛肺止咳,平定痰喘;朱茯神:甘平,宁心安神。三药合用,配合默契,平喘功效卓著。

评注

         以麻黄为主的方剂,数不胜数,如名医蒲辅周有“走马通圣散”:冬日伤寒初起,恶寒发热,无汗,头身疼痛。制麻绒(麻黄去粉)打下的粉研细,加入1/2量的甘草粉,和匀,成人每服二钱,开水送下。体弱者酌减。价低廉,我祖父传此方,据防风通圣散,而命名走马通圣散,我在农村使用有效。(见《蒲辅周医疗经验》)

         何绍奇先生将麻黄的作用总结为:1外感第一药 2咳喘圣药  3宣肺通气  4消肾炎水肿  5痹症要药    6用于遗尿  7温振心阳  8破癥坚积聚 ,并说:关于麻黄用于咳喘的剂量,需因时、因地、因人、因证而异,我在汤剂中一般用6~9g,儿童酌减。但就是这样的剂量,也常常被药师把处方打回来,或者要医生签字。这种情况,在成都、上海尤甚,以至乡前辈蒲辅周先生在成都行医时,不得把麻黄研成粉,赠给病人,说是老家带来的“药引子”。犹记60年代中期,农村患慢性支气管炎的病人很多,又无力就医,我采用当时杂志上报道的“麻味甘”散,即麻黄、五味子、甘草各30g,研末,分30包,一日三次吞服,价既廉,效果也不错,用了上百例。调回城里工作后,县医院有位西医叶医生正当盛年,为哮喘所苦,百药不效,连民间单方尿泡鸡蛋都吃过几十个了,也不效。我据她的病情,开了小剂量的小青龙汤,另用麻味甘散。药取回去后,她的母亲误将小青龙打粉,麻味甘散煮成汤药。我闻讯后即赶忙去看望,因为麻黄用量是30g!而叶医生喘息顿平,唯有些心跳,不想睡觉,有些出汗而已。此所谓“歪打正着”,可见在病情需要之时,麻黄也可以用较大剂量的,唯须注意观察,老人、小儿、虚弱人尤应慎重,不可贸然便投以大剂量。


        他还说:解放前,有一位老前辈在成都行医,一次在方中开了三钱麻黄,却被药店拒配,说:麻黄用量太大了,吃了要出问题。一而再,再而三。这位前辈只好不再开麻黄了。他从家乡带了一大包麻黄粉到成都,到需用时,包成小包赠给病人,说是“药引子”。1972年,我去成都为一位支气管哮喘的病人治病,方中用了10g麻黄,不意几十年过去了,仍遭药店拒配。虽郑重注明:“如有问题,由本医生负责”,再一次签了字,仍然不行。可见成都人真是怕麻黄。

      (何绍奇引文见“麻黄浅识”、“由成都人怕麻黄想到的”《绍奇谈医》)

     附注:麻黄的不良反应可以用蝉蜕来控制,“余曾治一肺实喑哑患者,于麻杏石甘汤内加入轻灵透窍之蝉衣15克,汗出声亦出,未见烦躁、心悸等副作用。因此,每用麻黄剂,兼见面肿或脉弦滑大之患者,必加蝉衣,均无此弊。机理何在,不得而知。”(见“麻黄汤类治急性肾炎”一文,《李可老中医急危重症疑难病经验专辑》)

        白果是银杏的俗称,入药取其果仁,银杏被称作为是植物中的活化石,作用为1、白果仁:味甘、苦、涩,性平,有毒。归肺经。具有敛肺定喘、止带、缩尿的功能。生白果有小毒,内服用量宜小,能降浊痰,杀虫。用于疥癣、酒皶、阴虱。 2、炒白果皮:炒后可降低毒性,增强收涩之性,长于温肺定喘、缩尿、止带。用于气逆咳喘或久嗽,带下,白浊,肾虚尿频,小儿腹泻

      《秘验奇珍》原书中还说,朱茯神要用朱砂炮制,“每斤茯神用朱砂三钱拌匀”,按此折算朱茯神日用量以10克计,含朱砂不超过0.02克,小于一般本草书规定的常用最低值,因此短时间服用朱茯神,未曾发现汞中毒病例。

       哮喘的治疗在中医教科书上分作哮、喘两种,麻果散应严格按原方剂量服用,以免发生不良反应,该方主要用于哮喘急性发作阶段,而哮喘治疗要“发时治肺,平时治肾”,防护、用药也是颇多讲究的,不可单借此方而不顾其他。麻果在现代属于新型毒品的一种,虽然说也有不法分子借助麻黄素炼制冰毒等毒品,但其实际与本方有千差万别,不可混为一谈。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